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九葉詩人唐湜:生為赤子

著名“九葉派”詩人唐湜(1920—2005)年少時曾參加學生愛國救亡運動,青年時兩次奔赴“聖地”延安,心中有着火一樣的革命激情。

01
九葉詩人唐湜:生為赤子

在其長達70年的文學生涯中,他始終抱着一顆赤子之心,用作品詮釋自己的初心、信仰與情懷。今年是唐湜先生誕辰100週年,他的人生經歷和心路歷程中還有哪些特別珍貴、閃亮的紅色印跡,它們又是否被流年湮沒?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曹凌雲
02魏巍:飽含深情歌唱“最可愛的人”

在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的日子裏,回望、重温新中國文學史上那些反映這場戰爭的文學華章,我們不會忘記在戰爭開始不久就出現的楊朔的長篇小説《三千里江山》,未央的抒情詩《槍給我吧!》……

02
魏巍:飽含深情歌唱“最可愛的人”

在這些文學創作中,最搶眼、最耐看的還是魏巍的著名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和長篇小説《東方》——它們是聳立於羣山之上的奇峯。這不能不使我們格外懷念、景仰這位戰爭詩人、革命作家。

來源:光明日報 | 曾鎮南
03百歲詩人鄭敏:只有我看得見的光

鄭敏是詩人,也是學人。她青年成名,詩作引燃了後來幾代詩人的靈感,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佔有一席之地。她的詩論開20世紀80年代風氣之先……

03
百歲詩人鄭敏:只有我看得見的光

鄭敏,1920年7月18日生於北京,祖籍福建閩侯。詩人,翻譯家,西方文藝理論家。1943年畢業於西南聯合大學哲學系,1952年於美國布朗大學獲英國文學碩士學位。

來源:光明日報 | 蕭莎
04越對立的越相像——魯迅和他的祖父周福清

魯迅在公開的文字裏,從沒提到過他的祖父,但他的父母卻多次出現在他的筆端,並給人留下了較深的印象。如果據此以為魯迅的祖父在魯迅生命中,是個無足輕重的人,那就被魯迅“誤導”了。

04
越對立的越相像——魯迅和他的祖父周福清

魯迅出生的時候,周福清正在京城候補。這是一段痛苦、難熬的時光。所以當長孫出世的消息傳到京城,年青祖父(周福清時年44歲)的喜悦心情是不言而喻的。

來源:“三聯韜奮書店”微信公眾號 | 黃堅
葉靈鳳讀過的英文書

葉靈鳳早年的這批藏書在他離滬時託付給親屬,據葉靈鳳的外甥張家慶回憶,上世紀三十年代末他還在親戚家看到過它們:“在一個樓梯轉角的擱板上,找到了這些書,但絕大多數是外文的,我當時看不懂。”

來源:文匯網 | 劉錚2020/10/27
“屏除絲竹入中年”——姚雪垠研究淺談

“屏除絲竹入中年”是姚雪垠非常喜歡的清代詩人黃景仁的《綺懷》中的一句,全聯是“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

來源:中國社科報 | 呂彥霖2020/10/27
姜異新:“留下一個真相”——魯迅與姚克

魯迅留下的照片中少有雙人合影,但有這樣一幀:他旁邊站着的是一位身材高峻、西裝革履、髮型一絲不苟的年輕人。這人是誰?

來源:《書城》 | 姜異新2020/10/26
人文社版列夫·托爾斯泰作品掃描

1951年後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列夫•托爾斯泰出版,從一個側面展現了這位俄羅斯文豪在新中國讀者中的接受史。

來源:中國作家網 |2020/10/26
四腮鱸魚和施蟄存

記得當年在愚園路施宅專門問過施先生:松江四腮鱸魚傳説介許多,味道究竟如何?施先生的眼睛一瞪、一亮,很乾脆説:“好!”沉默一歇,又説:“早就沒有了。”

來源:文學報 | 吳霖2020/10/23
滕固之死:“君有敬通、孝標之恨”

當錢鍾書得知滕固的噩耗,非常驚詫傷痛,一連寫了四首五言古詩《哀若渠》哀悼。第一首即為滕固之死大抱冤屈,對他的死表示百思不得其解,他特別在此詩下面加了一條附註:“君有敬通、孝標之恨,遂促天年。”

來源:文匯報 | 石建邦 2020/10/23
在豐子愷翻譯中輕輕飄過的“未來主義”

儘管“未來主義”藝術運動未曾在中國真正發生過,但它卻在包括豐子愷在內的中國作者的藝術史書寫中留下了痕跡:如在1928年,豐子愷編述的第一本藝術史著作《西洋美術史》中,作者以幾乎沒有任何個人傾向的筆調輕輕點出了在當今世界藝壇還有一個“未來派”存在。

來源:澎湃新聞 | 王欣2020/10/22
《後西遊記》在日本

年初的時候,我去了一次東京,現在想來真是不可思議。回國以後,疫情暴發,一切生活秩序就被打亂了。幸運的是,趕在疫情前,在早稻田大學拜託朋友找到的書還是有一些小發現,尤其是關於《後西遊記》。

來源:文匯報 | 張怡微2020/10/22
黃開發:師生“稱兄道弟”那些事兒

年輕時讀新文學作家的尺牘,知道他們對學生和年輕朋友稱兄。受他們的影響,待到自己在大學裏做了教師,也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來源:文匯網 | 黃開發2020/10/21
杜書瀛:我所知道的陸侃如、馮沅君先生

我上山東大學,最早接觸的教授就是陸侃如和馮沅君兩位先生。這是因為系裏分派搬家任務,讓我與另一位同學去幫助兩位教授整理和捆紮書籍、用品。

來源:《文藝爭鳴》 | 杜書瀛 2020/10/21
太平天國時期的“書厄”及詩歌書寫

典籍作為士人精神之外化,著述者藉此以言志,讀者憑此而尚友古人。文獻、文人與文心三者由此構成了一種脣亡齒寒的依存關係,便形成了士人對文字的愛好與崇拜。

來源:《蘇州大學學報》 | 孫啓華2020/10/20
錢鍾書在文學研究所點滴

在1952年院系調整中,錢鍾書夫婦倆同被調任籌建中的文學研究所西方文學研究組研究員,暫附屬於北京大學。錢鍾書此後的單位一直是文學研究所,只是隸屬部門發生了幾次變更。

來源:中華讀書報 | 錢之俊2020/10/20
陳漱渝讀魯迅:學會思考學會做人

有人可能問,聽你講魯迅究竟有什麼用?回答是:可以説有用,也可以説無用。魯迅的兒子海嬰小時候曾問魯迅:“爸爸能吃嗎?”魯迅回答説:“吃也可以吃,不過還是不吃罷。”

來源:人民政協報 | 陳漱渝2020/10/19
姜太公與掃帚星:民間信仰中的姜子牙

《史記·魯周公世家》記載,齊國和魯國剛封國的時候,姜太公與周公的兒子伯禽用不同的路線來建設自己的國家。伯禽在魯國用了三年時間才完成了初步的穩定,而姜太公在齊國卻只用了五個月。

來源:北京晚報 | 趙運濤2020/10/19
魯迅文學院:與中國當代文學共成長

70年來,從中央文學研究所、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到魯迅文學院,這座中國唯一一所國家級的以聯繫作家、服務作家、團結作家、培養作家為宗旨的教學與研究機構,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學教育之路。

來源:光明日報 | 徐可2020/10/16
博物學:“禮失求諸野”的復興之路

近年來博物學似有復興之勢,博物類書籍也逐漸暢銷,而作者大部分是半路出家的學者。這種現象或許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禮失求諸野。

來源:文匯報 | 唐騁華2020/10/16
聞一多的篆刻往事

聞一多先生在西南聯大執教期間,為紓解生活困難,自謀生計,掛牌擺攤,刻章治印,貼補家用,留下了“文字是我鬥爭的武器,刻章刀是我掙錢養家的工具”的錚錚之語,凸顯了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中所讚譽的“表現了我們民族的英雄氣概”。

來源:人民政協報 | 周惠斌2020/10/15
行動的文學:以魯迅雜文為座標重思中國現當代文學

1980年代以來,在“中國現當代文學”這一學科內部,學科研究的重心大致經歷了由“中國現代文學”到“中國當代文學”的轉折過程。這也同時是“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活力由盛而衰,被逐步簡化和壓抑的過程。

來源:《文藝理論與批評》 | 周展安202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