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吳巖:科幻理論的中國時間

托馬斯·D·克拉裏森獎(Thomas D. Clareson Award),主要嘉獎每一年度在科幻教學、編輯、出版領域做出傑出貢獻的個人。2020年獲得該獎項的是中國科幻研究學者吳巖。

01
吳巖:科幻理論的中國時間

托馬斯·D·克拉裏森獎(Thomas D. Clareson Award),主要嘉獎每一年度在科幻教學、編輯、出版領域做出傑出貢獻的個人。2020年獲得該獎項的是中國科幻研究學者吳巖。

來源:文藝報 | 吳巖 姜振宇 
02項陽:科幻是一條通往未知世界的通道

作者和讀者對同一個作品有不同理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對一個作品的理解,最終都要落回個人真實的生活閲歷和情感體驗上。作者沒必要公開對作品進行解讀,作品一旦完成面世,她就已經切斷了和作者之間的臍帶獨立了,解讀的權力,應該交予讀者。

02
項陽:科幻是一條通往未知世界的通道

作者和讀者對同一個作品有不同理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對一個作品的理解,最終都要落回個人真實的生活閲歷和情感體驗上。作者沒必要公開對作品進行解讀,作品一旦完成面世,她就已經切斷了和作者之間的臍帶獨立了,解讀的權力,應該交予讀者。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何瑞瓊
03阿西莫夫:把科普寫成藝術

今年是阿西莫夫誕辰100週年。這位傳奇式人物對中國科普事業的發展產生了十分重要的影響,他值得我們緬懷和紀念,在科普創作上更是樹立在我們面前的一個了不起的標杆。

03
阿西莫夫:把科普寫成藝術

阿西莫夫把科普視為一門藝術,期望人們在通過科普讀物來欣賞一門科學的進展時,可以像欣賞莎士比亞的戲劇和貝多芬的交響樂一樣得到美的享受和洗禮。

來源:北京晚報 | 尹傳紅
《阿基拉》:救贖與毀滅的雙重主題變奏

在文明進程中,大友克洋幻化出難以捉摸且極具破壞性的神祕力量“阿基拉”來發出警醒——人類通過科技等種種手段獲得的力量,不僅可以毀滅彼此,也有可能孕育着重生的希望。

來源:光明網 |  王蜀玉2020/10/22
《信條》:時間的玩味,依然是諾蘭不變的執着

且放下“看懂”和“沒看懂”的糾結,回溯諾蘭的創作軌跡不難發現,時間的玩味一直是諾蘭嗜血如命的執迷。

來源:貴陽日報 |  曾念羣2020/10/09
觀眾有了,作品在哪?

科幻片的製作者們,觀眾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來源:新民晚報 |  任湘怡2020/09/07
今年科幻讀者票選的獲獎小説,都在關注現實問題

與去年的引力獎作品相比,今年的作品,明顯從“重視奇觀和設定”,向着“重視社會現實問題和關懷”的方向發展。

來源:“不存在科幻”微信公眾號 |  宇鐳2020/08/06
《地球紀元》:用科幻構建詩意時空

讀《地球紀元》就像是提前翻閲了一部人類未來可能會譜寫的歷史。它為我們構建了一個充滿詩意美的時空,在這個時空裏,我們這一代早已不復存在,但人類依舊向前邁進着。

來源:文藝報 |  胡維佳2020/07/22
當“機器人三定律”迫近現實

上世紀40年代開啓的人機關係之思,在翌平的作品中以新穎的機器人角色設定與更加趨近可能的科幻假想再度展開。

來源:文藝報 |  崔昕平2020/07/10
顧適《賭腦》:從規則中突圍的小説

而當今日的類型小説不斷被電視、電影和遊戲的創作方式衝擊,可以不再侷限於“小説”的體裁之後,踏出“城門”的小説又會向何處去?——那就是明天的故事了。

來源:“中華文學選刊”微信公眾號 |  李廣益等2020/07/02
文科生如何從事科幻研究

對於科幻這樣一個新興研究領域來説,除了一般研究者應該具有的基本素質,更重要的是要有野心、有飢餓感,否則便會淪為平庸。

來源:“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微信公眾號 |  劉健2020/06/23
“科幻中國”:一場異彩紛呈的科幻盛宴

無論孩子們喜歡輕鬆幽默的文風,還是鍾情於邏輯推理的玄妙,抑或是偏愛古典文學的雅緻,都可以在這套叢書裏盡情享受閲讀的樂趣。

來源:文藝報 |  李英2020/05/13
《頭號玩家》的敍事策略與啓發意義

2018年上映的電影《頭號玩家》預言式地描繪了一個未來遊戲世界,並對虛擬娛樂和社交進行了反思,以強調現實社會的本位,頗具啓發意義。

來源:光明網 |  何源堃2020/05/08
《隱形人》的三重批判:科技•媒介•人性

從敍事模式看,影片與其他以復仇為主題的作品並無太大區別,甚至顯得俗套,但通過對該片的分析解讀,會發現其中隱含了多向度的文化批判,至少包含了科技、媒介、人性三個方面。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  張義文2020/04/28
汪國真和他的跨界思維

5年前的4月26日,集詩、書、畫、音樂家於一身的藝壇鉅子汪國真驟然離世,從詩壇飛向了天國。他一生的傳奇經歷,以及他的勤奮、執着和獨具一格的跨界思維,無不給人留下難忘的印象。

來源:“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微信公眾號 |  陳芳烈2020/04/27
科普創作經驗談:技巧、原則與懷疑精神

越是通俗流暢,越是輕鬆活潑,正確性就可能喪失得越多,所以下筆時必須拿捏一個分寸,不能通俗過了頭。至於分寸到底在哪裏,則是我自己仍在探究的一個問題。

來源:“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微信公眾號 |  葉李華2020/04/03
2019年中國科幻圖書盤點:全面勃發,多元綻放

2019年的中國科幻圖書市場在作品數量與總體產值上依然保持了勃發的狀態,並且在圖書類型上保持了多元化的發展方向,在市場導向與作者的不斷探索下,每種類型內部逐漸顯現一定的規律性特徵。

來源:“中國圖書評論”微信公眾號 |  肖漢2020/03/30
三維動畫:“再造”一個新世界

在信息時代,人類面臨着一次信息獲取方式的“進化”,以匹配光速傳播的互聯網信息,虛擬現實將與神經網絡、人工智能、圖像可視化等技術一起,促進人類溝通方式的改進。

來源:文匯報 |  沈湫莎2020/03/27
《記憶偏離》:現實的偏移即是幻想的起點

小説中處處密集體現出的社會活動細節,尤其可令讀者感到滿足……有些細節方面甚至可説是一種變相的“預言”……

來源:“星雲科幻評論”微信公眾號 |  麻辣豆腐w20052020/03/25
吳巖:科幻小説中的流行疾病

科幻中的傳染病是一條長長影子,但卻不是主流題材。這種題材更多給人的不是恐怖,而是提出問題,是反思自然、科學、社會與自我,是質疑價值觀中不合理的部分,並通過討論去創新我們的觀念。

來源:文藝報 | 吳巖2020/03/18
《人行世界:異人行》:荒誕未來主義的敍事歷險

《異人行》透過20餘萬字的篇幅、帶着極大的誠意為我們展示了“矇眼天使”所看不見的各種人間悲劇與苦難,重新喚起了我們對於“人是什麼”的思考。

來源:“星雲科幻評論”微信公眾號 | 鮑遠福2020/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