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編輯推薦

專題

訪談

陶純:寫作的人生是幸福的

能夠成為一個作家,除了愛好以外,小時候的經歷也很重要。巴爾扎克説,苦難是人生的老師。一個生活很順利、衣食無憂、在蜜罐里長大的人,文學之神恐怕是不會垂青他的。

文史

“西北聯大”的文學教育與文學活動考述(1937-1946)



				西北聯大,偏居一隅,姿態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