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江南《龍族》新版:獻給所有有夢想的衰小孩
來源:香港集運至汕尾 |   2020年10月17日08:42

距離《龍族Ⅰ:火之晨曦》出版已有十年之久。暌違十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了新版的《龍族Ⅰ》《龍族Ⅱ》。

人文社新版於10月15日正式上架,全國各大暢銷書店及電商平台同步銷售。江南15日晚攜新書上線抖音、噹噹直播新書分享會,與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網絡作家蝴蝶藍展開文學對談。此外,新書上架後,江南將開啓全國巡迴籤售會,在成重慶、成都、寧波、杭州、廣州、深圳等城市再述《龍族》故事。

這十年來,曾經的讀者早已長大、成熟,成為社會的中堅力量;不斷加入的新讀者,也各有各的人生境遇和變化。但無論處於人生的哪個階段,他們對《龍族》的熱愛都沒有減少。

江南對待自己的作品素來秉持嚴謹的態度,從紙媒時代就開始寫作,雖經歷了網絡連載的興盛時代,但心中依然堅守最初的創作信念,“印在紙上的那本書,務必反覆修訂,以令其完美”。

青春與熱血的史詩

《龍族》作為青春幻想小説,從誕生之日起,就充滿了“青春”和“熱血”。主人公路明非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他的生活無聊、單調,寄住於叔嬸之家,常常要面對一地雞毛。無論從哪方面看,路明非的表現都很平平。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平平無奇的少年,在高考前夕,迎來了人生的重大改變。稀裏糊塗拿到卡塞爾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從此進入了龍的國度。

從內容上來説,這是一部衰慫者的勇士之夢。無論一個人多麼普通,他的青春年華也是熠熠生輝令人豔羨的。只因少年時有夢,少年的夢會成真。每一代人都在十幾歲的時候做夢,幻想自己是天選之子,某一天醒來,世界會因自己變得不同,即便默默無聞,也擁有保護弱小改變世界的能力。每個少年都在路明非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們平庸、懦弱、對世界半知半解,但他們始終懷揣夢想,堅守底線,用最熱情也最稚氣的面貌擁抱世界的殘酷。《龍族》的故事全由幻想而來,其中深含的青春熱血卻令每一個少年感同身受。少年意氣,便是面對任何艱難險阻,都不吝最勇猛最堅韌的心。

《龍族》中的每一個少年,都勇敢面對自己的人生絕境,即便艱難險阻在前,絕不退後一步。他們為自己規定責任,永遠選擇去做正確的事情,以一顆赤子之心在波譎雲詭的屠龍世界橫衝直撞。少年們也許稚氣,但從不畏懼擔當和選擇。他們時刻準備好了勇往直前,正是青春少年最為珍貴的熱血鋒芒。

中二場域的另類深沉

《龍族》的情節跌宕起伏,常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僅故事引人入勝,而且語言簡潔,抒情與幽默交相輝映,無厘頭搞怪與哲學思辨齊飛,在令人捧腹的同時,也能引人深思。《龍族》絕非只是一部單純的幻想小説,其思想內核深沉甚至可稱沉重。

以路明非、愷撒、楚子航為中心的卡塞爾學院學員們,每個人都面臨着各自的人生困惑,青春年華不止沸騰的熱血、悸動的情誼,也有成長的難題、糾結的命運選擇。少年們何去何從?一個小孩變成大人,不是發生於高考結束吹滅十八歲生日蠟燭的那一秒,而是席捲於每個少年內心的風暴,在長久的磨礪、撕扯後,終於平息的那一秒。

《龍族》是無厘頭中二青春與哲學沉思的二重奏。在其中冒險的少年們的每一次選擇,每一次發問,每一次祕密的揭開,每一個任務的完成,都或多或少伴隨着各種意義上的哲學追問: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人生應追求怎樣的價值存在?人究竟為了什麼活着,又為了什麼去死?愛者如何愛,恨者緣何解?青春熱血的故事外殼下,包裹着每一個即將成年的人對人生價值最初的追問與理解。

《龍族》中的少年們作出了自己的回答:“我動搖過,我受過顛簸,但我沒有被風暴捲走。”

以文字抵抗孤獨

《龍族》為讀者展開了一個相當宏大的世界,文本中可深入討論的文學主題也十分多樣:衝突、戰爭、人性等多有體現,但貫穿全文始終的則是孤獨,永恆的孤獨。主人公路明非是個衰小孩,無論身處何處,在怎樣的場景之中,他都是那個格格不入的人。寄住於叔嬸家中,他是不被關愛的多餘人;在仕蘭高中,遊離在學生羣體的邊緣,時常成為工具人或嘲弄對象;有幸進入卡塞爾學院,卻不得不面臨“雞立鶴羣”的尬尷。巨大的孤獨感無時不刻不投射在這個普通高中生身上,無處可逃亦無法化解。不僅是路明非深懷這種孤獨,作品呈現的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物,他們各有各的孤獨,各有各的惘然。

孤獨的人聚在一起,更添孤獨的殘酷性。人一旦感到孤獨,他的存在便顯得分外虛無,對意義的尋找也就格外糾結殘酷。然而江南筆下的路明非卻從未深陷孤獨與虛無之中,在每一個失衡的時刻仍不忘插科打諢,好似對一切都無所謂,無謂所以無懼。然而正是無所謂的態度反使孤獨與虛無進一步具象化。

《龍族》的扉頁上寫着:“謹以此書,獻給所有有夢想的衰小孩”。年輕時對世界與哲學的理解,有時候顯得幼稚且固執,但毫無疑問這才是青春少年的獨特面貌。《龍族》是作者江南用文字鑄成的抵抗孤獨的堤壩,如同一個温暖的避風港灣,每一個孤獨症患者都在作品中得到理解,得到迴應,得以釋懷。

歎為觀止的異域想象

《龍族》的想象所涉及的門類非常多樣:東西方各民族關於龍的神話傳説故事,南北半球各個國家與地區的人文風貌,世界各地獨特的自然風光,上至遠古文明,下至未來科技,在故事的不斷推進之中,可謂應有盡有。這些想象生根於現實中存在的人類歷史,又在眾所周知的歷史之上大膽加工,完全打破事物給人帶來的固有印象,最終呈現為一個繁複綿密、亦真亦幻的想象世界。龐雜的現實資料支撐起來的想象世界更加血肉豐滿、出淺入深,因此作品帶給讀者的閲讀體驗也更加超出意料、震撼心靈。

其中最亮眼的當屬各種文化意象的融合與重構,如北歐神話中的尼伯龍根、日本文化中的神葬之所、中世紀的鍊金術等,原本毫不相關的文化意象在作品嚴絲合縫的邏輯之中被重新詮釋而具有更為宏大奇異的內涵。想象源於表象,卻因實質內容的不同而超出表象的意義,在這一點上,《龍族》不僅展現了作者對不同文化意象的深刻理解和嫺熟駕馭,也展現出作者出色的創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