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慕津鋒:關山月與劉白羽的友情
來源:華西都市報 | 慕津鋒  2021年01月12日08:41

在中國現代文學館字畫庫中,收藏有一幅長128釐米、寬52釐米的珍貴《墨梅圖》。畫家以篆書筆意寫枝幹,以雙勾法畫梅花,以沒骨法點蓓蕾,枝幹如鐵,蒼勁有力,繁花簇擁,氣韻生動。迎風傲霜梅花的形象雄渾厚重,在凝重老辣中又見秀麗清雅。

關山月的《墨梅》。正上方寫有:“白羽吾兄方家囑畫墨梅,草此以應,乞即正之  一九九〇年元旦開筆之作漢陽關山月於珠江南岸”

談及劉白羽與關山月的友情,還要追溯到1978年。那一年,劉白羽和關山月、黎雄才受邀從蘭州坐飛機前往敦煌、嘉峪關、吐魯番等地參觀。在飛機上,劉白羽和關山月第一次見面。關山月是一個明朗的人,他與劉白羽一見如故。關山月曾在20世紀40年代來過敦煌,而劉白羽則是第一次到西北。關山月便給劉白羽講美麗的大西北,劉白羽好像一下子就進入了古老而神聖的古絲綢之路,他似乎正隨着一個駝羣,行走在沙漠之中,駝鈴聲響,詩意悠然。

下了飛機,關山月對劉白羽説:“你必須看嘉峪關,這個古城堡,正是從東海蜿蜒而來的萬里長城的西端,是歷代王朝控制西域的要塞。”

當時的敦煌已是秋日,一片涼風颯颯。在莫高窟,關山月陪着劉白羽認真地參觀了這裏的石窟、雕塑、壁畫,併為他講解其中的藝術真諦。有一天吃晚飯,關山月向劉白羽盛讚敦煌的陽關之美。這引起劉白羽極大的興趣,因為他自幼便知“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詩句,並且十分嚮往盛唐詩人的出塞豪情。想到陽關就在眼前,豈可失之交臂,第二天劉白羽便直奔陽關。在那裏,劉白羽看到了一望無際的沙漠。

在鳴沙山上,劉白羽和關山月娓娓清談,並慢慢建立起深厚的情誼。這份情誼源於他們對大自然的喜愛,源於他們對中國古代藝術的痴迷。在劉白羽眼中,關山月不但是位著名畫家,還是一個有如天籟的詩人。

此次西行後,劉白羽與關山月常趁在北京開會時小聚,一張小桌,一杯清茶,然後便是天南海北地聊上一陣。再後來,關山月每次到北京出差或者開會,晚上都會到劉白羽家中坐坐。

劉白羽與關山月友誼如此之深,還有一個緣故,那就是劉白羽十分喜愛嶺南畫派。劉白羽認為,嶺南畫派有着熱帶的奇麗與雄偉,其畫作色彩濃郁。有一次,關山月到劉白羽家做客時,劉白羽特意把自己珍藏的關山月恩師、嶺南派創始人高劍父的一副草書對聯掛在餐廳請他看:

海嘯長河遠天包大地圓

劉白羽認為高劍父的這幅大草,筆走龍蛇,狂飆飛揚,字與畫同具嶺南派特色。關山月仰視恩師的書法很久,點頭稱此幅為珍品。

1989年,劉白羽特意告知關山月,自己很想收藏一幅老友的墨梅。關山月很愉快地接受了好友的“邀約”,並於1990年元旦創作了這幅《墨梅圖》並寄給了遠在北京的劉白羽。關山月的墨梅十分有名。他筆下的墨梅,一反傳統文人畫的清冷孤寂、清疏淡雅,他以昂揚的氣概為基調,以張揚的筆法為鋪陳。既形象地表現出迎風傲雪的梅花的風骨,又超越了中國古代文人畫的筆墨情趣,充滿了蓬勃向上的新時代精神與藝術審美趣味。

關山月(1912.10.25—2000.07.03),中國現當代著名畫家、教育家,嶺南畫派代表人物,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在半個多世紀的藝術生涯中,關山月秉承“嶺南畫派”奠基人高劍父所倡導的“筆墨當隨時代”和“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藝術主張,致力於中國繪畫傳統技法的繼承、創新和發展。關山月堅持深入生活進行寫生創作,足跡遍及祖國的天南海北,這使得他的作品成為鮮明時代精神和個人藝術技巧完美結合的典範。其代表作是與傅抱石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嬌》。

劉白羽(1916.9.28—2005.8.24),中國現當代著名散文家、報告文學家、小説家。他創作了大量具有鮮明時代色彩、深刻思想內涵和獨特藝術風格的優秀作品。散文《芳草集》獲1989年中國作家協會優秀散文獎,長篇小説《第二個太陽》獲1991年茅盾文學獎,長篇回憶錄《心靈歷程》獲1995年優秀傳記文學獎。

收到《墨梅》後,劉白羽將它裝裱後掛在自己的房間,時常加以欣賞。有一次,關山月到家中做客,他仔細觀察了懸在壁間他畫的這幅墨梅。劉白羽湊上前説:“這是難得的珍品呀!”關山月啞然一笑説:“你當着我面説好話呀!”劉白羽跟他分辯道:“你看你寫得清楚是1990年元旦開筆之作,這不特別有紀念意義!”關山月看了一陣然後又幽默地説:“這幅畫沒有偷懶!”

有一年,劉白羽和林默涵到廣州,關山月邀請他們到家中做客。那天,關山月熱情地邀請劉白羽上樓到他的畫室。劉白羽記得當時在關山月三丈有餘的畫案上,正展開着一幅尚未完成的山水長卷,長卷上山峯連綿不斷,河水滔滔不絕,巨榕成林,木棉如火,真是一幅大氣魄、大手筆的畫作。因劉白羽、林默涵的到來,關山月十分高興,舉筆濡墨,在畫作的木棉枝頭點出了一些胭脂。劉白羽最愛木棉,當看到關山月畫木棉,一剎那之間他不覺逸興遄飛。由於劉白羽盛讚關山月家中樹上繁茂的碧蘿,關山月妻子李秋璜女士立刻動手摺下幾枝送給劉白羽。劉白羽後來將它們帶回北京家中種植,此後劉白羽的書房窗上也盡是滿窗綠色。

1994年劉白羽夫人去世,這讓劉白羽極為傷心。有一天,劉白羽收到關山月女兒關怡寄來的一封信,劉白羽拆開 一看,是香港《大公報》一張專頁。劉白羽端詳着該頁,他看到老友關山月坐在壺口邊高聳雲天的懸巖上,凝視猛烈洶湧的黃河瀑布正在寫生。劉白羽明白老友是在告訴自己不要過於傷心,畢竟生活還要繼續,藝術之路還要前行。

1994年5月,劉白羽的新書《心靈的歷程》出版,他趕忙寄送關山月一套。這是一套近百萬字的書,劉白羽只是希望給自己好友留個紀念而已,不料關山月收到書後,十分認真地全看了。看後,關山月還用毛筆給劉白羽回了一封信(如下圖)。

關山月給劉白羽的親筆回信

2000年4月28日,關山月梅花藝術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在開展前一夜,關山月還特地到劉白羽家中做客。這一次還像往常一樣,關山月坐在劉白羽家中客廳的沙發上侃侃而談,聲音還是那麼洪亮。劉白羽仔細觀察着老友,發現老友的頭髮稀疏蒼白多了,身子也顯得有些瘦弱,好像有些衰老,不過他的精神依舊矍鑠。關山月熱情地邀請劉白羽一定要來參加自己第二天舉行的畫展開幕式。劉白羽愉快地接受了邀請。

當年7月3日,關山月因病突然在廣州去世。劉白羽得知此消息後,悲痛萬分。他痴痴地坐在沙發上,一言難發,只是反覆地想着:這怎麼可能呢?這怎麼可能呢?稍微平靜後,劉白羽趕忙寫了一封唁電給關山月女兒關怡:

驚悉關老仙逝,悲慟萬分,蒼天有情,我心泣血,謹將悼念之哀,敬獻關老靈前,關老為民族之精英,藝苑之靈魂,貢獻博大,永垂千古。

那些天,劉白羽的心始終無法平靜,他特地將關山月最後來他家中那晚贈送的梅花巨冊《天香贊》放在書案,他一頁一頁地翻看着。當看到那一幅《俏不爭春》時,他感到那滿紙鬱鬱葱葱、生氣勃勃的億萬點紅梅,不正是代表着關山月的鐵骨錚錚嗎?當看完畫冊踱到窗前時,劉白羽仰頭看見一輪明月,他想關山月留下的萬卷丹青,不就如同這個月亮,普照着大河上下、長城內外嗎?